故事:天才医学少女穿越到古代,初露锋芒,撸起袖子就开始破案

  662de8980f4df029d8d70647ccb6dbc1.jpeg

  洛琉直到搬进揽月阁,还在想她当时怎么会鬼使神差的答应了洛璃,或许是觉得她的行为让她有几分不解吧,洛琉沉思着,一边擦拭着她的窄刀。

  “你这是刀还是剑啊?”洛琉低头,就见洛璃站在院落中仰着脸看她,洛琉沉默了一会,飞身从屋顶上下来。

  “你就不怕我杀了你?”洛琉将刀架在洛璃的脖子上,眼角微眯,有一丝危险的气息在蔓延。

  “自然不怕,如果你要动手,早就动手了,不要也不会在揽月阁外观察了几天。”洛璃偏头,浅浅一笑,像晨光耀进洛琉的眼里。

  6adf5e5ead75fe0852aeb857f98f19e9.jpeg

  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洛琉手腕一旋刀已入鞘,她心直口快的问到,却又在洛璃戏谑的目光中红了耳根。

  见洛琉害羞,洛璃也不再开玩笑,“你的玉佩落在这,想必已来过揽月阁不下一趟,你是想来看看我是怎样一个人吗?看出什么结果了吗?”

  洛琉沉默不语,洛璃却是勾了勾嘴角,开玩笑,心理学界少有的心理学天才少女会读不懂洛琉的想法?

  “洛琉,我为你说话只是因为我想为你说话罢了,不参杂任何的阴谋诡计,因为你是我的姐姐。”洛璃看着洛琉一脸真诚。

  “你记恨我们一定是因为你认为是爹爹杀了你娘吧?”洛璃柔声的问话,却戳中了洛琉的心底的疤痕。

  “难道不是吗?你少在这里道貌岸然,只要我还活着一天,我就不会原谅你们,不会!”洛琉近乎咆哮的吼出声来。

  b77c87ce3e189161cb3f1873a5da528b.jpeg

  “当然不是,洛霜被抓之后,已经说明了当初是她把你娘推进池塘的,你已经不分青红皂白的恨了我们这么多年,难道还要继续恨下去吗?”洛璃看着准备离开的洛琉,也是提高了音量。

  “不,绝对不可能!”洛琉捂着耳朵蹲在地上,逃避着洛璃的话,歇斯底里,“怎么可能是姑母,她是除了娘亲以外,唯一待我好的人,不可能……一定是你们骗我!”

  “你真的觉得是我们在骗你吗?”洛璃同样跪坐在洛琉面前,握着洛琉白皙的手,轻柔的问着,眼睛却突然变得深邃而黑,仿佛一潭望不见底的水。

  而此时洛琉却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眼神空洞,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时候,她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推下池塘,挣扎着,无力的哭喊着,而那个人正是洛霜!

  洛琉心中无比悲怆,两行清泪自眼角划下,眼神却渐渐恢复了清明,洛璃将她轻轻揽进怀里,她知道洛霜对于洛琉而言是从小到大的信仰,而如今信仰被打破,她需要时间来自我平复。

  0141d543d02eb9c58474fda3d57fe5e7.jpeg

  洛霜被送走,府里的事情总得有人处理,见洛天成分身乏术,洛璃也就自告奋勇的接手了府里的大小事务。

  洛天成原本还有一些不放心,结果发现效果竟然出奇的好,洛璃对府里的事情,总有一些特殊的看法,却总能将事情完美解决,简直让人匪夷所思。

  “大小姐,不好啦,你之前说的分商今天都说要自立出去,不打算随我们洛家的名头了……”

  福叔急匆匆的从市集上赶回来,一脸愁容,前些日子洛璃说要弄什么连锁店,他就很反对,看效果还不错他也就不说什么了,可耐不住分商们能力壮大了,都说要自己单干,这么一来,伤筋动骨的可是洛家。

  “哦?所有商贩都在闹事?”洛璃却是毫不意外,代理商在古代想要找出真正能合作的本就不易,这样倒是整好帮她做一个洗牌,不过全部脱离肯定是有人煽动人心啊……

  “让他们都进来吧,事情总要解决的不是吗?”洛璃挑了挑眉,却是嘱咐福叔。

  e5b873e100a8223e1bb8d96ae2ab2b04.jpeg

  “大小姐,你说我们不懂规矩我们也认了,可是我们做生意,也要成本,可你就是坐享其成恐怕不妥吧?”一位性子急的商人先开足了火力。

  “哦,那依你之见,应该如何?”洛璃也不恼,柔声反问。

  “这……”那人分明没有想过洛璃会这么问,看到其他人的目光,他瞬间挺直了腰背,“我们都想分出去单干,要想我们留下,大小姐就不许向店里抽成。”

  “你们未免太过分了,”说话的却不是洛璃,而是看见有人来闹事就一直在屋顶潜伏着的洛琉,她看见洛璃被人这般咄咄逼人的责问,竟是直接从屋顶飞落,持刀横立,那些闹事的都打了个寒战不敢继续说下去了。

  “别急,他们奈何不了我。”洛璃看到洛琉眼睛一亮,她没想过洛琉竟然会出来帮忙,难道说她已经想通了?她忙走下座,悄声劝她安心,让她也坐到上首位置。

  “好,既然你们想要单干,那我就放你们去单干,但是你们从此以后就与相府没有丝毫的联系,也得不到相府的一丝庇护,而你们今日同仇敌忾的盟友,都将成为彼此的竞争对手,”

  4edabe3311a010e7d450ff3e37f9c670.jpeg

  洛璃站起身来,一改温婉的笑容,反而是一脸冷冽,“如果你们要走的人,现在可以走了。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,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,这些店铺卖的都是一样的东西,可是总有地段好坏,到时恐怕只有地段好的那些才能真正盈利,至于其他人,岂不是都成了炮灰?更何况失去相府的庇护,他们还能这么顺当的做生意吗?

  这么一想大部分商家都不太愿意脱离了,这样虽然挣的不多,可至少稳定。

  洛璃让人记录了此时不愿退出的人的名单,又继续说道,“如果有愿意退出的商家现在还能退出,不过将得不到相府任何新产品新构想的研发机密,我们相府刚刚研制出来的几款新产品也将与你们无缘!”

  洛璃这番话算是戳到这些人的死穴了,要知道他们店里生意好都是因为那个东西新奇,这些东西如果没有制作秘诀的话,恐怕想破他们的脑袋,他们也想不出来,东西总是会过时的,拿不出新的东西,他们的店还会做的下去吗?

  f45aef3e1a7e963233e6793f590baf68.jpeg

  现在剩下的商家也不敢轻举妄动了,洛璃根本就不怕被抄袭,店里买的东西都是现代的小玩意,不怕他们不被控制在手心里。

  洛璃再次让福叔记下不愿退出的人的名字,现在基本上都不愿意退出了,可是还有四家商户却是铁了心要退出,洛璃却是不再多说,“剩下的人请回吧,从今天起,你们就是在和相府竞争。”

  洛璃淡淡的挥手,却是说出了一个让他们脚下一个踉跄的消息,和相府竞争?他们竞争的过吗?

  “还有,违约金别忘了赔!”洛璃又是淡然的扔下一个重磅炸弹。

  此时那四个商家脸色都惨白了,而剩下的商家却是松了一口气,还好没和洛府作对,这洛璃简直吃人不吐骨头。

  “另外还有两个好消息,第一个是我们洛府现在每月都会推出新品,在座的商家都可以获得制作机密,第二个好消息是第一批承诺不离开的商家将会成为洛府的商业伙伴,洛府承诺我们对你们的的抽成将减少两成!”

  eb842c450212122dae60fdda51340ad0.jpeg

  那四个商家此时都恨不得吐上几升老血了,而第二批答应的商家却是悔不当初。

  洛璃看着他们各异的脸色,却是微微勾了勾嘴角,她就是要让他们知道,越是忠诚于她的人将会得到越大的好处,想要背叛她的人也该接受应有的惩罚!

  看到洛璃完美的解决了这一次的事情,老福不由得有些羞愧,他刚才还觉得洛璃是在胡闹,可其实人家早有算盘,看向洛璃的眼神里更多了一丝敬畏。

  洛琉却是有些意外,她本以为洛璃会没法处理这件事,可没想到她先前的让步都是为了扮猪吃老虎,这么一来恐怕煽动闹事的那个人回去以后也不会好过。

  洛琉那日就已打探过事情了,知道那天洛霜说的话以后,她虽然有心和洛天成洛璃和好,可是已经生分了这么久,她又如何能开口?洛琉漠然无语,正准备离开,却被洛璃叫住。

  “姐姐,今日多亏你帮了大忙,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吧?我要跟爹爹说多亏了你,我才能镇住场子。”洛璃露齿一笑,唇边浅浅的梨涡,别样可人。

  5651288cbf4ad7b28516f0aef5c467e7.jpeg

  洛璃说的可不是假话,要不是洛琉开场的时候来这么一下,让那些有意煽动人心的人心虚害怕,恐怕想要将他们剔除出去还没那么容易。更何况洛琉明显有交好的意思,此时不上更待何时?

  洛琉看着洛璃,半响,才轻声说了一句好。

  那一晚,父女三人算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坐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,没有往日的针锋相对,没有你来我往的互相挖苦与嘲讽,虽然气氛还是不似其他普通人家那样热闹愉悦,但是至少三人之间的芥蒂已经消失了,这也算是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。

  在洛琉的帮助下,洛璃将她负责的商户生意做得有声有色,因每日要处理许多的关系矛盾,还要总被埋在一堆账本中,洛璃的性子倒是比以前沉静了许多。

  这日,轩辕昊突然登门造访,他不由分说的拉起洛璃的手就带着她往外走,边走边说:“不要整日看这些账本了,账本哪有外面的大千世界精彩呢?快随我出去散散心。”

  洛璃倒是也不推辞,她也觉得自己最近的生活有些枯燥起来,倒不如出去见识一下这个陌生的世界。

  于是,她换了身衣服,就与轩辕昊一起出了门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